信息检索:
首页 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无障碍浏览
警示栏
审计再揭长江干堤造假案

——深圳办长江干堤湖南段审计纪实

  最近一个时期,湖南省岳阳市的百姓奔走相告:一窝长江大堤“蛀虫”被审计挖出后,终于受到法律严惩。记者获悉,岳阳市长江修防处处长刘运生被岳阳市岳阳楼区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该处办公室副主任胡建国、职工刘永利、下属公司会计卢伟分别被判处7年6个月、6年和1年(缓刑2年)的有期徒刑。据了解,本案相关责任人员除以上已判刑的4人外,另有逮捕在押、取保候审、被提起公诉5人,受党纪政纪处分16人。

  

  2004年9月至12月,审计署驻深圳特派办对长江干堤湖南段审计后发现,岳阳市长江修防处(以下简称“修防处”)虚报隐蔽工程抛石方量,套取国债资金,给长江大堤安全带来隐患。

  

  12月20日,深圳办将案件线索移送当地方纪检检察机关,并与岳阳市纪检、检察、公安部门组成“12.20”联合办案组。

  

   隐蔽工程惊现60万虚方

  

  长江流经湖南省165公里的河段均在岳阳市境内,这里也是长江最危险的河段———荆江的南岸。岳阳地处长江天险,自古就是“舍南保北”的泄洪区,解放后这里才修筑了连贯的长江大堤。每年汛期,城陵矶水位达到33米时,老百姓就开始心慌,就开始停产守堤,并随时准备收拾家当撤离;水位达到34米,老百姓就开始转移;水位达到35米,必须全部撤离。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后,党中央决定投巨资加固修整长江大堤,以保护沿岸百姓生命财产安全。长江干堤湖南段堤防建设,获国债资金13.47亿元。

  

  “这是国债资金的重点项目,关系上千万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时任审计组副组长的陈处长介绍,去年深圳办审计组对长江干堤湖南段2000年至2003年建设资金进行审计时,重点对隐蔽工程进行了审计。这项工程由岳阳修防处负责,主要是对22公里江堤险段实施水下抛石,即按设计要求把块石平顺均匀地铺在堤脚,以起到护岸固基的重要作用。工程概算与实际完成投资均为3.46亿元,全部使用国债资金。

  

  使命神圣,责任重大。8名审计人员抱着高度的责任感,全力以赴投入审计。经过对4个块石供货单位的购销账仔细检查,结果发现一个惊人的黑洞:岳阳长江堤防开发公司(简称“开发公司”)、华容水利采石场、君山麻石公司、中辉矿产公司等4个供货单位(以下简称“4个供货单位”),2000年至2003年向修防处供应的块石总量,居然比4个供货单位同期购进的块石总量多出60万方。购销严重倒挂,这凭空冒出的60万石方,让审计人员惊出一身冷汗。

  

   审计揭开虚方真相

  

  审计组决定从工程管理、供货商背景、工程现场记录、财务资料、资金流向等方面,全方位展开审计攻势。

  

  审计人员对修防处块石采购及招投标情况进行调查后发现,2001年以前的块石采购没有进行招标,全部直接由该处下属二级法人单位护岸所和开发公司供应。2002年至2003年修防处通过自己编标、自己投标、自己评标等违规手段,进行虚假招投标,确定了这4个供货单位。华容水利采石场、君山麻石公司、中辉矿产公司3个单位的投标代理人均为修防处在编职工,3个单位“中标”后,修防处立刻“借壳”在其名下成立了自己的块石经营部,经营部经理由修防处办公室主任周某及副主任胡建国担任;还有一个“中标”单位干脆就是下属开发公司。这样,修防处直接操纵控制了块石的采购和供应。在工程的施工上,有三分之一的工程量均由刘运生任法定代表人的岳阳建安公司独揽。

  

  工程的监理和测量状况则更加混乱。修防处下属的永安监理公司通过“配合”长江委监理中心和湖南水利监理公司工作的方式,派出副总监和大量现场监理人员,直接参与所有河段的施工监理,涉及块石量方、抛投计量等。最典型的是,2002年度在50名现场监理人员中就有41人为永安监理公司的人,实际控制了工程块石量方和工程施工计量,并从中获取收入227万元。2000年至2004年7月,修防处下属的测绘队承担了块石抛投前后的全部施工测量及竣工测量等任务,实际控制了全部施工测量及竣工测量,并获得收入185万元。

  

  事情再清楚不过了,自己管钱、自己供货、自己施工、自己监理、自己量方计量,隐蔽工程完全成了左手与右手的交易,成了左手对右手的监理和计量。修防处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应有的监控制衡机制完全失效,国债资金成了案板上的鱼肉,工程质量也成了儿戏,产生虚方也就是个多少的问题。

  

  记者在审计取证的施工日志中看到了虚方的现场记录,其中某标段2002年某天日志中,施工员当天记录:“今天抛石船的方量严重不足,两个组共30人,可(是)抛了3532立方,平均每人抛118立方(212吨),而且中午还休息了3个小时,实方量约为方单(石方验收单)的26%。”据了解,每人每天抛石定额不过为40立方(72吨),而这一天,每人竟干了3天的活。还有一段施工日志是这样记录的:“运输船的装载量严重不足,一只验收了70立方块石的船,我到船上一数,在10公斤以上的仅174块,其中300公斤以上大块石只(有)13块,实际装载量只有验收数的30%。”虚方量达70%,但监理要求施工员按设计抛石量填写施工日志,并在竣工图上签名。

  

  造假如此猖狂,连能得好处的施工方都看不下去,于是记下了这些施工日志。审计组专门把当时一位施工员(现退休)请来核实了情况,由此查实了虚方的作弊手法。

  

  在“一条龙”格局的运作下,国债护岸工程资金被以各种名义、形式流出去。审计查明,2000年至2003年6月,仅被4个供货单位以块石经营利润形式套取的国债资金就达670万元。这中间,还不包含采石、运输、抬码、抛投、监理、测量等工程各环节层层套取的国债资金。

  

   “蛀虫”们终落法网

  

  违规作假的背后,必然隐藏着利益驱动。为了查清巨额虚方的资金去向,审计人员顺着每一笔资金走向一查到底,但往往查到4个供货单位就断线了。审计发现,修防处打到4个供货单位的块石款被大量提现后,去向不明。

  

  审计人员江诗银介绍,他根据施工日志的日期、施工合同号顺藤摸瓜,追查到了与之对应的一笔8.2万方块石购销业务,销货方系修防处二级法人———华容县护岸所,购货方是修防处直接控制的华容块石经营部,华容护岸所未将这笔销售做账,292.5万元货款中有98万元存入个人储蓄账户中,还有177万元转入华容护岸所对公银行账户,由所长和会计全部提现。在98万元个人储蓄户名中居然还出现“江护岸”、“华水船”等奇奇怪怪的名字。审计人员紧紧盯住资金流不放,资金流到哪儿他们的足迹就延伸到哪儿。终于在对华容块石经营部审计中发现了胡建国贪污公款20多万元的案件线索,同时在华容储蓄所抓住刘永利贪污公款5万元的证据。

  

  后据检察机关进一步查明,2002年4月至2003年下半年,胡建国、刘永利受修防处的委托分别担任修防处下属的华容块石经营部经理和出纳员期间,利用经手管理长江堤防维护工程块石购销、运输及结算的职务之便,先后采取虚增船运费、块石采购量以及隐瞒收入等手段,共同贪污国家长江堤防工程专项资金共计54.9万元。此外在2003年1月期间,胡建国、刘永利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华容水利船队、华容县水利采石场每人3万元。

  

  据检察机关指控,刘运生利用主管修防处及下属公司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通过虚列工程款支出的手段贪污人民币14.98万元;利用管理单位公款及工程业务发包、结算和工程款审批支付等职务便利,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22.8万元,美元1200元。

  

  就这样,长江干堤湖南段隐蔽工程资金,被以各种形式的好处直接或间接地流进小团体和个人的腰包,而这些小团体和个人的好处是以数倍的工程质量损失和国债资金损失为代价的。(中国审计报记者 杨晓雷)(来源:国家审计署网站)

供稿单位:办公室
北京市审计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甲2号 邮编:100054 点击查看位置图 电话:010-63356789
京ICP备0503168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2号
首都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