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检索:
首页 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无障碍浏览
警示栏
栽倒在审计面前的“能人”

太仓市审计局查处一起商业贿赂案纪实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期间,集资兴办经济实体或“三产”在苏南乡镇或行政机关随处可见,但是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与完善和经济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化,“集资”遗留下来的历史债务,则成了一些地方财政的“包袱”,就在各级政府下决心解除“包袱”时候,却有人从中渔利。卫元——这位被当地百姓称为“能人”的融资办主任却在审计面前栽了个“大跟斗”。

  

  一条并不复杂的线索

  

  2005年8月中旬, 太仓市审计局审计组在对某镇实施2004年度财政决算审计时发现,镇政府从预算内、预算外账户拨出589万元,专项用于兑付历史遗留下来的群众集资款。在这589万元中,一笔276万元直接汇入镇融资办,另一笔313万元则汇入镇电镀厂账户。财政所长解释为融资办主任、会计同时兼任镇电镀厂的厂长、会计,汇入电镀厂的款项可能是会计提供账号有误,况且这是专项用于兑付以前年度集资款的,电镀厂也不敢挪用。财政所长如此解释似乎有些道理,但是这笔资金的走向却使具有高度执业敏感的审计人员搁置不下,真的是会计提供账户有误?汇入电镀厂的款项是否如数转入融资办账户?这笔专项资金用在兑付群众集资方面?其实这些疑问并不复杂,只要对这笔资金进行必要的跟踪审计便可真相大白。然而就在审计人员按程序实施延伸取证时,一场复杂的、持久的、是与非的较量接踵而来。

  

  一场艰难曲折的较量

  

  本以为到电镀厂找到会计,打开账簿和会计资料这笔资金的来龙去脉就可以弄清的审计人员,没想到一进门就吃了个闭门羹。电镀厂传达室值班人员告诉审计人员,厂长、会计出差不在,出纳家中有事好几天未上班。无奈之下审计人员立马转向镇融资办,试图从融资办账上解决心中疑问,融资办工作人员解释道,融资办出纳和会计就是电镀厂的会计,所有账簿资料由她负责保管,其他人管不着,也不想管这些陈年旧账,如此回答使审计人员大失所望。审计组长让陪同延伸审计的财政所长拨通融资办主任卫元的电话,卫以埋怨的口气批评会计在出差之前没向审计组说清楚,并表示他和会计回来以后,一定配合审计。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审计组长再次拨通电镀厂财务科电话,出纳告诉他:厂长回来后又随镇政府外出招商引资去了,会计出差回来身体不舒服在镇卫生院挂两天吊针,不见好转回上海老家看病了。审计组长问融资办会计资料你能否提供,出纳回答他从不接触融资办业务,所有资料都在会计的保险柜里。机警的审计组长并不提问电镀厂账户之事,并随即带领审计组来到电镀厂,审计人员单刀直入,要求出纳提供2004年度出纳账和银行对账单,经查证由镇政府汇入的313万元同年4月如数转入融资办账户。如此结果证明了财政所长解释是正确的,然而在未验证融资办账簿之前,一切结论都为时过早。

  

  虽然镇政府汇入的313万元如数转入融资办账户,那么电镀厂会计在明知审计人员要延伸审计融资办账户时,为什么出差那么仓促?得了什么病非到上海治疗不可?难道这笔资金没有用在兑付群众集资方面?融资办账簿另有隐情?这些疑问由于融资办的两位当事人迟迟不见面而再度搁置。

  

  善良的审计人员又苦苦等待了一个多星期,等待着卫元出差归来,等待着会计病愈出院。等待之中他们把每一个审计疑点进行分析整理,向局长办公会进行了如实汇报,当他们汇报下一步等融资办主任、会计回来后工作安排时,局长预感情况复杂,立即拨通该镇党委书记的电话,该镇党委书记肯定地回答近期从未组织有关人员进行招商引资,并表示让卫元与会计配合审计把问题搞清楚。

  

  如果“能人”卫元就此罢休,让会计提供资料也许没有接下来不该发生的故事。但是他仍旧与审计人员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方面亲自到审计局向审计人员再三强调不是故意拖延,同时信誓旦旦表示融资办账户没问题,若有问题几百户的集资户也不会放过他。另一方面把会计住院手术的病历复印件提供给审计组,表明会计不在自己无能为力。自古以来聪明反被聪明误,审计组在报经局领导批准以后,决定派人不动声色地到上海出具病历的医院探望这位“病号”,然而这“病号”却是子虚乌有,这一情况让简单问题越发复杂。局长办公会决定下一步工作分两步走,第一步由局长带队到镇党委,镇纪委直面卫元,第二步视融资办审计情况,召开审计与检察机关协同办案会议,重要线索移交检察机关办理。

  

  2005年国庆前夕,镇党委书记把卫元请到镇纪委会议室,与卫元谈话的却是审计局长。融资办会计真的住院了吗?生的什么病,住在哪个医院?会计现在何处?为什么逃避审计?限8小时内让会计(已另案查处)交出融资办所有账簿资料,否则一切后果自负。“能人”本想一拖了事,没想到审计如此较真,迫于审计和镇党委、纪委的压力之下,卫元表态在规定时间内让会计交出账册凭证及有关资料。

  

  一套暗藏交易的账册

  

  卫元为什么编造了一个个理由推托搪塞、迟迟不交出账簿资料呢?审计人员从融资办散乱残缺的会计资料背后发现了融资办主任、会计在这段“出差”、“招商引资”、“住院手术”的日子里,原来是躲起来加班加点“造账”,然而几年的账尽管造出来也是漏洞百出。

  

  漏洞之一:兑付集资款项账实不符。至2005年8月融资办账面应付群众集资款本金617万元,实际支付本金却是631万元,差额14万元,经进一步查实无一集资户多领,而是被某施工队占用。

  

  漏洞之二:资金收入延压进账时间。审计发现1999年收到群众资金时有两笔现金计10万元,直到2005年8月才入账,体外循环长达5年之久。

  

  漏洞之三:提取资金不在账面反映。经逐笔勾兑银行对账单发现,2004年1月提现取金3.6万元,3月提取现金3万元,账面未作任何反映,在审计组再三追问之下,会计交出由卫元提供的某施工队“老板”2张借条。

  

  漏洞之四:拆出资金不见分文利息。审计发现卫元未经镇政府、镇财政所批准,将群众集资款在10万元额度内多次拆借给镇水利站建造商业用房周转,且不收分文利息。

  

  漏洞之五:电镀厂无偿占用集资款。卫元利用融资办主任兼任电镀建厂厂长之便,未经批准擅自挪用8万元集资款支付电镀厂厂房工程款,既不收利息,也不办借款手续。

  

  漏洞之六:重复支付集资款10万元,……

  

  如此漏洞多多,足以证明融资办这本账只能是本“良心账”、“糊涂账”,审计组在这长十年之久,一团乱麻系的账册凭证中整整奋战了四周,整理出融资办会计、主任贪污受贿线索10余条。这时的日历已翻到2005年10月10日,局长会议决定,审计组继续向纵深方向发展,决不放过每一个疑点;同时把已掌握的线索移送检察机关进一步查处,揭开暗藏在账册凭证背后的交易和商业贿赂行为。

  

  一张疏而不漏的法网

  

  在审计组加班加点梳理融资办提供的这套糊涂账时,“能人”也在算账,他在算自当融资主任到电镀厂厂长,再到镇广电服务中心主任期间为镇政府融入多少资金,兴办多少实体,创造多少效益,办了多少实事,得了多少荣誉的个人政绩账,甚至把在各个阶段的获奖证书提供给审计组来标榜清正廉明。自以为从未直接贪污集资款进腰包,账簿核算混乱是会计的事,不怕审计的“能人”,万万没想到正是那些“与己无关”的线索,在检察机关立案侦察以后很快揭开了他收受贿赂的肮脏内幕。

  1994年卫元向镇水利站购买门面房一间价值4.5万元,除支付定金2万元外,另2.5万元则由镇水利站为其支付。

  

  1996年至于1999年,卫元在担任融资办主任期间,多次借给个人建筑商周转金,期间收受感谢费0.3万元。

  

  2001年卫元挪用集资款建造电镀厂厂房工程中,收受某建筑公司2万元好处费。

  2004年卫元收受某建安工程队感谢费1万元,用于建造私房,同年在其子结婚时还收受某个体户20条中华牌香烟。

  

  检察机关查明,自卫元担任融资主任以来,利用融资办的资金调度权收受贿赂、谋取私利6.5万元。

  

  2006年1月19日太仓市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审理,依法判处卫元有期徒刑三年,并没收全部受贿赃款。

  

  卫元以权谋私收受贿赂的案子虽然已圆满告破,但是太仓审计人紧密结合审计业务,严肃查处商业贿赂问题却正在进行之中,他们将充分发挥审计机关在查处商业贿赂工作中的优势,为逐步建立健全防治商业贿赂的长效机制,促进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献计献策,做出新的贡献。(许华柱 焦 哲)

  (转自国家审计署网站 来源:苏州市审计局)

供稿单位:办公室
北京市审计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甲2号 邮编:100054 点击查看位置图 电话:010-63356789
京ICP备0503168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2号
首都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