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检索:
首页 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无障碍浏览
警示栏
这里的审计“不平静”

丹阳审计机关查处追缴350万元被挪用医保资金始末

  2004年春节刚过,天气初暖乍寒。然而在地处江南水乡的丹阳古城,街头巷尾、酒楼茶肆里却是暖意袭人。三五成群的人们正聚集在一起私下相告:听说了吗?医保中心原主任“毛某”,从浦口监狱里又被押回来啦!还有消息灵通人士人神秘地卖着关子:你们等着瞧,“毛某”这次戴罪“还乡”,还有好戏在后头呢!

  

  俗话道:无风不起浪,无云不下雨。社会上的小道传闻缘何而起?究其根底,还要追溯到此前该市审计机关所进行的一项“不平静”的审计。

  

  破绽乍现 波澜骤起

  

  2003年金秋十月,正是收获的季节。丹阳市审计局受组织部委托决定派出审计组,对该市医保中心原主持工作的某副主任自1997年5月至2002年11月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审计。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原来关心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逐步被“就学、就业、就医、养老、买房”等新的社会焦点问题所替代,其中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资金,也被群众形象地喻为“救命钱”和“活命钱”,与日常生活紧紧相连、息息相关。故而获悉要对医保中心进行审计的市民,十分关注这项审计的进展与结果。

  

  因此,审计机关领导明确要求审计组在这次审计中,绝不能放过丝毫可疑迹象和任何侵占挪用资金的行为,力求通过审计给政府领导和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随着审计检查的深入,审计人员在对该中心的账面资产进行核对时发现:截止2003年10月16日,该中心在“债券投资”科目里核算和反映的定期存款数额,与有关台账所反映的定期存款数额均为4440万元,但通过与市财政局结算中心的逐笔核对,由该结算中心代管的44张定期存单总额只有4090万元,双方所反映的款额整整相差了350万元。

  

  在进行审计前的调查时,审计组曾从财政部门侧面了解到:该中心有1笔未经许可擅自转存某保险公司的350万元“定期存款”。因此审计人员在实施审计过程中,一直有心留意这笔款项待作进一步的核实,但由于该中心尚未按规定设置分类明细账,一直未能在账面上发现其踪迹。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破绽终究还是在对其他方面的检查中被审计人员抓住了。

  

  顺藤摸瓜 端倪初显

  

  350万元的巨额差异,是定期存单到期提取转存而未及时交给财政部门的未达款项?或是财务人员在登记账簿和台账时的工作疏忽?还是另有其他隐情?审计组分析后认为:一定要查清其形成的真正原因。

  

  于是,审计人员紧紧抓住这个疑点兵分两路,一个小组继续负责对医保中心的定期存款台账进行逐笔核实,并对有关银行存款账户的支出事项进行追踪延伸;另一小组则负责进行外围调查,向有关单位和人员进行查询,同时调阅财政稽查部门之前对医保中心例行检查所作出的结论。

  

  由于无明细账可查,不仅增添了查证工作的难度,也影响到审计工作的效率。审计人员便利用计算机数据采集技术与数据筛选功能,首先导出该中心2002与2003两年的有关财务收支数据,并对采集的数据按会计科目分类归集,之后再对有关数据进行重点梳理。当检查到“定期存款”有关数据时发现:2003年3月31日有1笔数据,显示该中心新增了1笔350万元的“定期存款”。顺着这一线索,审计人员继续查到在同日“银行存款”的付出数据中,有3笔分别为100万元、150万元和100万元的款项,从该中心银行账户里先后付出,其合计数350万元恰好与新增的“定期存款”额相符。

  

  另一组审计人员在对该中心财务负责人进行查询时被告知:该几笔付出的银行存款是在某副主任离任后,由继任的主任”毛某”指使财务人员划存某保险支公司的“定期存款”。财务人员的口头答复,与查阅财政稽查部门检查结论中定为“定期存款”的结果基本吻合。

  

  核实至此,350万元医保资金的去向基本摸清。如果仅从表象上看:银行里转出的350万元款项,属于“定期存款”已毫无疑义。

  

  以假乱真 扑朔迷离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一个疑点排除了,新的疑团又产生了。使审计人员感到疑惑的是:既然是划存保险公司的“定期存款”,为什么不按照有关规定,与其他的单位“定期存款”一并交给财政部门保管呢?

  

  审计人员根据多年来的实践经验和专业常识判断:经过近几年对金融保险企业的治理整顿,金融监管日趋严格,作为保险公司不同于商业银行,既不应该、也更不愿冒着风险顶风作浪去违纪乱拉存款。本着特有的职业敏感和忠实守护群众“救命钱”的强烈责任心,审计人员感到其中必有蹊跷,必须对这笔350万元医保资金的真正用途紧追不舍,彻底查它个底朝天。

  

  审计人员随即抽查医保中心2003年3月份的会计记账凭证,发现其中#83分录反映的业务内容为:一边从银行付出存款350万元的同时,一边增加了单位“定期存款”350万元,从会计核算的角度出发,这笔业务显然无可挑剔;然而进一步查阅所附的原始凭证却发现了新的疑问:该中心分别于2003年1月和2月份,曾先后分3次从市农行支出户以转账支票划转某保险支公司350万元,但由该保险支公司出具的入账凭证却不是定期存单,而是3份投保人为“医保中心”的保险业专用发票。

  

  与此同时,到该保险公司进行外围调查的审计人员,在向公司财务负责人出示介绍信并表明来意后,该公司财务负责人便明确表示这350万元是医保中心投保的商业保险;当问及所投保的险种,她随口答复是:5年期分红型国寿鸿泰两全保险,并顺手找来一份该险种的保险合同交给了审计人员。

  

  调查核实到这一步,所谓的“定期存款”已被证实是划转保险公司的1笔商业保险,350万元医保资金的去向和用途已经查清。根据有关财经法规“社会保障资金必须存入国有商业银行”的规定,初步可以认定为医保中心的违纪行为。对该款项的调查核实,按常理也可以顺理成章告一段落。

  

  锲而不舍 追根究底

  

  但是,其中仍有许多疑团困扰着审计人员:其一、既然是“商业保险”而医保中心却为何要在账面上反映为“定期存款”?这里面遮遮掩掩存在着什么忌讳?其二、从对“国寿鸿泰两全保险”有关合同条款的内容分析,这类保险的投保人只对私不对公,那么这笔巨额商业保险的真正投保人到底是谁?在这背后会隐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真相?一连串的问号顿时疑云密布,使原本看似简单的一桩商业保险业务变得复杂起来。

  

  综合有关调查延伸的情况,审计组隐约觉察到:这笔受继任主任“毛某”指使而被转移到某保险支公司的巨额医保资金,背后肯定与其本人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绝非是一桩普通的违纪行为。但要查清这笔商业保险业务的真相,重点要查实这笔保险业务的投保人是谁?而要查明投保人,其关键在于必须查阅到这笔保险业务的有关原始资料。

  

  分析到此,问题的焦点、释疑的关键与突破的方向已基本明确。于是在将上述调查核实情况向局领导汇报并征得同意后,审计组便与该保险支公司有关负责人开始实质性的正面接触。

  

  审计人员按例行程序出示证件后,首先向该公司负责人提出要审阅反映保险业务的有关财务资料,该负责人以“目前总公司实行财务统一核算,其核算软件也由上一级分公司统一管理,支公司只负责输入有关业务数据,暂时调不出相关的财务资料”等为由予以推托。当继而提出要调阅医保中心有关350万元的投保资料时,他又一再推说:有关资料已经封存并转到档案室保管,出于对客户保密的规定一般不对外公开。其弦外之音,要求审计人员不要继续追究下去。

  

  然而,审计人员岂肯就此罢休。于是便按有关法律规定反复向他作出解释,要求予以支持和配合并提供相关资料,同时向他讲明不予配合的利害关系,坚持要求查阅有关原始投保资料。最后迫于财经法纪的威慑和压力,该负责人只好无奈地叫档案保管员找来医保中心的投保档案,当众打开了已经密封好的档案袋,从中取出一摞原始的投保协议与资料。

  

  揭开伪装 真相大白

  

  事不宜迟,审计人员当即对这些资料逐一审查,并当场进行了审计取证。通过对这些资料的审查核实,终于剥掉了这起以“定期存款”为名,而行“商业保险”为实的全部伪装。

  

  至此,扑朔迷离的案情真相终于大白。其主要过程与事实为:2003年1月至2月期间,在医保中心继任主任“毛某”的授意下,有关财务人员分3次从市农行支出户中开出转账支票,将350万元医保资金划转到某保险支公司;该保险公司在取得这笔保险收入的既得利益下便按照“毛某”的要求,一边开出3份保险业专用发票给医保中心财务名正言顺地入账,一边却在背地里分别以其亲属“赵某”和“谢某”的姓名与身份证号,填写了9份以他们个人名义为投保人的“国寿鸿泰两全保险(5年期分红型)”保单。

  

  与此同时,350万元医保资金作为“毛某”妻子拉到的保险业务,其妻“赵某”不仅领取到与业务挂钩的1笔数额可观的奖金,还由该保险公司奖励去“新马泰”旅游了一次。

  

  至此,一例转移巨额医保资金以个人名义投保商业保险的违法事实真相,通过审计人员的不懈努力终于露出水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联合追缴 完璧归赵

  

  由于涉及巨额医保资金被侵占挪用,审计组尽快将此结果书面报告局领导,审计机关领导随即向常务副市长作了汇报。

  

  有关情况当即惊动了丹阳市委和市政府,由于案情重大、复杂,市政府当即紧急召集由纪监、检察、组织、财政、审计、卫生等6部门主要负责人参加的联席会议,听取了审计机关的专题汇报。经与会人员的认真分析和研究后决定:立即由纪监、检察、财政、审计、卫生5部门组成医保基金专案清理小组,由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察局局长任组长,组织精干力量立即开展工作,必须将被“毛某”侵占挪用的350万元医保基金尽快追回归位。

  

  然而,追款工作进展并不顺利。某保险公司一开始以已签定的保险合同为由拒绝退保,经多次交涉后又提出“即使退保,也要按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的无理要求。而专案清理小组则以“该合同违背国家政策法规应为无效合同,保险公司应无条件退回本金”据理力争。经过多回合的反复较量,最终保险公司还是答应全额退回。至此,350万元医保基金终于悉数追回归还其位。

  

  卫士亮剑 任重道远

  

  话出有因,因必有果。在审计机关尚未开始此项审计之前,在医保中心曾主持工作的某副主任离任后,接任该中心主任职务不到半年的“毛某”,因其在担任某镇党委书记期间收受巨额贿赂东窗事发,就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押送监狱执行。但在随后审计机关对该中心进行的审计中,审计人员就有关事项向“毛某”任职期间进行延伸时,又发现其涉嫌经济犯罪的重大问题,经移交市检察机关后再次对其进行立案侦查。随后有关消息不胫而走,便出现了本文开头所提及的一幕。

  

  接下来,在市专案清理小组合力追缴医保基金的同时,审计机关领导指派专人将“毛某”有关涉嫌挪用医保资金的线索疑点和证据资料整理好立即移送检察院。检察机关在立案侦察查实后即依法提起公诉,最后经法院审理,“毛某”因犯挪用公款罪又被加刑5年,数罪并罚决定继续执行有期徒刑17年。

  

  当群众获悉“毛某”侵占挪用医保资金的罪状,相继被审计机关和司法机关发现并惩处,无不扬眉吐气、拍手称快,并戏谑道:这只“爱大米的老鼠”,终于变成了“水煮鱼”。

  

  有道是: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这奖那奖,不如百姓的夸奖。对市医保中心的审计结果,不仅得到了政府的肯定、群众的赞誉和媒体的关注,而且取得了查处一个,震动一片的社会警示效应。丹阳审计人,正是以自己是非分明、疾恶入仇的实际行动,赢取了群众的信任和社会的褒奖;同时也用赤诚之心与无私奉献,在共和国的审计史页上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案结以后的古城,人们渐趋平静,生活复归往常。但理性的丹阳审计人懂得:生活可以有暂时的平静,然而审计却一天也不会平静也不应该平静。为了确保国家资财不遭侵蚀、百姓利益不受侵犯,也为了使一方水土得到长久的和谐与宁静,作为国家和人民财产的忠实守护人必须恪尽职守,时刻也不能有一丝懈怠。(撰稿人:江苏省丹阳市审计局 江惕成)(转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网站)

供稿单位:办公室
北京市审计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甲2号 邮编:100054 点击查看位置图 电话:010-63356789
京ICP备0503168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2号
首都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