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检索:
首页 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无障碍浏览
警示栏
审计利剑出鞘 国企蛀虫现形

审计署重庆办电信行业专项审计调查纪实

  2007年10月至12月,审计署驻重庆特派办在对电信行业专项审计调查中发现,重庆市电信公司下属重庆菲斯特信息网络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菲斯特网络公司)原总经理谢某、财务部主任何某等人,以截留收入、虚列支出等方式非法转移资金2400多万元至两家空壳私营企业,其中900多万元被相关人员提取现金,1500多万元转入该公司有关人员控制的私营企业。该案以《审计要情》上报国务院后,国家领导人作了重要批示。2008年初,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在当地监察、检察等单位的配合下,很快取得突破,为国有企业挽回经济损失1300多万元。同时,2009年6月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该公司原总经理谢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该公司原财务部主任何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这一案件线索是如何发现的呢?这一切还需从头说起。

  发现线索——一民营企业竟然无偿占有国有企业资金1000多万元

  时间回到2007年深秋的重庆,重庆办审计人员根据审计计划安排,进驻重庆市电信公司下属菲斯特网络公司审计,在查阅该公司会计报告、账簿等财务资料后,一笔由重庆西联通信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联公司)归还200万元借款的账目进入审计人员的视线。西联公司是什么性质的企业?为什么借给西联公司款项?这些钱拿去做什么?一共借了多少钱?带着这些疑问,审计人员随即向财务人员了解,财务人员似乎被问了一个猝不及防,支支吾吾地答复,仅告诉审计人员西联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借款金额可以从账上查到,其他情况则一概不知,了解情况的具体经办人员出差了。审计人员心中虽然仍有不少疑惑,但为了不打草惊蛇,也不再多问,只好继续查看账本、凭证等资料,将借款给西联公司的情况作了统计,发现几年来菲斯特网络公司共借出1000多万元给西联公司,且属于无偿借款。疑团越来越大,在多次询问无结果的情况下,审计人员约见菲斯特网络公司总经理谢某,向他了解无偿借款给西联公司的原因,谢某解释说是为了规避关联交易。当审计人员提出要查看西联公司的有关资料时,谢某面带难色,称西联公司是徐某的私人企业,要先和西联公司总经理徐某联系。

  困难重重——阻力与威胁不断

  阻力一:拒不配合调查工作,资料无法取得。

  在听取审计人员的情况汇报后,审计组长要求立即延伸审计西联公司。审计组再次向谢某提出查看西联公司的相关资料,谢某开始还是采取拖延的办法,实在推不过去,便以联系不上该公司负责人为由,拒绝了审计组提出的要求。在向菲斯特网络公司的上级单位某市公司提出审计需求后,谢某依然以各种理由进行推脱,开始时他向审计组提供了一份西联公司在2007年10月办理注销登记的资料,告诉审计组该单位已经不存在,资料也被其法人代表徐某带走,需要审计组自己去联系徐某,然后又说虽然联系上徐某但对方不答应提供资料。在审计人员不断采取攻心战术的情况下,谢某最后提供了西联公司的部分财务资料,经过审核比对发现,虽然提供的资料不完整,但依靠这些残缺的资料打开了重要线索的第一个缺口,同时也坚定了审计组进一步查深、查透的信心和决心。

  阻力二:威胁警告不断。

  在审计组调查菲斯特网络公司、西联公司期间,审计人员接二连三地接到不明电话和手机短信的骚扰,大部分都是警告审计人员不要再对此事进行调查,否则后果自负。某一天晚上,审计组成员正在办公室集中加班整理涉案的相关资料,一名自称西联公司副总经理的陈某打来电话,要求审计人员立即停止对西联公司的调查,叫嚣说审计工作已经干扰了该公司的正常经营,审计人员没有被对方的气焰压倒,在电话中义正言辞地回绝了陈某的无理要求。

  阻力三:关键人员离奇出国。

  在审计调查取证过程中,审计人员要求相关人员解释西联公司无偿占有国有资金的决策过程,要求相关责任人回答菲斯特网络公司通过虚列支出等方式非法套取国有资金的决策责任、资金具体支出去向等“敏感”问题时,相关人员均不予正面回答,称只有何某才了解相关情况。而何某早在审计进点时就因“探亲”赴美国一直未归。

  持之以恒——蛀虫现形

  面对纷至沓来的阻挠和压力,审计人员没有退缩。在向办领导汇报了工作进展情况和面临的困难后,办领导指示,审计工作要敢于碰硬,更要善于碰硬,既然对方不提供真实的资料,他要求审计组先从外围入手调查取证,采取内查与外调相结合的方式突破案情。根据办领导的指示,审计组成员连夜召开碰头会,分析案情,通过外调和内查结合,最终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一)建账——理清资金脉络。

  西联公司的资金收支情况是审计工作的基础,由于对方不配合调查工作,不提供真实的财务资料,审计组就从西联公司的银行账户入手查资金的脉络。首先,从人民银行的系统中检索出西联公司在商业银行开设的所有银行账户的账号,然后组织审计人员到各家商业银行查询打印银行对账单,并调阅其中的大额收支凭证,分析西联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和支出去向。通常情况下,审计人员都是白天跑银行,中午吃盒饭,晚上再加班整理白天收集的资料。经过艰辛的收集和整理,审计组将西联公司的9个银行账户、11家往来公司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基本弄清了西联公司的资金收支情况。

  在此基础上,审计组决定给西联公司重新建账,其过程可谓艰辛,审计人员对照凭证和银行对账单等资料,将相关数字录入电脑,按照规范重新设置会计账簿。一个礼拜的加班加点,账簿终于建成,大家倍感欣慰。实践证明,重新为西联公司建立账簿十分必要,为审计组理清不法资金的总体收支规模和取得关键证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内查——虚假工程现形。

  通过分析,西联公司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国有控股企业菲斯特网络公司,大部分为工程款、工资奖金等。根据新建立的账簿,审计人员针对菲斯特网络公司列支上述款项的情况,又到菲斯特网络公司进行调查。

  审计人员采取了财务资料与业务资料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审查,由于准备充分且针对性强,审计组很快发现菲斯特网络公司的部分工程和工资、奖金等属明显的虚列支出套取资金,对于不能立即进行判断的支出,审计组又组织人员赴不同单位进行了延伸调查取证等,最终查明菲斯特网络公司采取虚列工程和奖金支出、截留收入等方式套取资金2000多万元到几家空壳企业的事实。

  (三)外调——案情豁然开朗。

  从法律关系看,西联公司是徐某个人的公司,西联公司如果存在问题其主要责任人应该是徐某,并且菲斯特网络公司及谢某一直也将一切责任推向徐某。这也一直是一个瓶颈,为解决这个问题,审计人员饶过菲斯特网络公司及谢某,直接与徐某联系,了解西联公司业务运作的具体情况。徐某的证言和证词表明,虽然他是西联公司的法人代表,但其实只是一个傀儡,菲斯特网络公司及谢某才是西联公司的实际控制者。

  此外,审计组还组织人员对西联公司的资金去向进行了外调,发现大量资金被提现和转移至西联公司总经理谢某等人控制的私营企业,同样证明谢某等人存在重大涉案嫌疑。此刻,案情豁然开朗。

  (四)施压——重要嫌疑人归案。

  随着案情的进一步深入,菲斯特网络公司总经理谢某和财务经理何某逐渐浮出水面。西联公司的财务基本由何某控制,经了解,何某系某市公司董事长的妻子,审计组经过会商决定,一定要想方设法促使何某回国。审计组通过联系审计署,请集团公司总部自上而下施加压力,要求何某回国接受审计调查,在集团公司的支持配合下,何某回国,从而为审计组最终掌握大量证据打下了坚实基础。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脱不了猎人的眼睛,通过外查和内调相结合,审计最终查明,菲斯特网络公司原总经理和原财务部主任等国企蛀虫,以截留收入、虚列支出等方式非法转移资金2400多万元至两家空壳私营企业,其中900多万元被相关人员提取现金,1500多万元转入该公司有关人员控制的私营企业。

  2009年6月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该公司原总经理谢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该公司原财务部主任何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 6个月,为本案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郭西 李继华)(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网站)

供稿单位:办公室
北京市审计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甲2号 邮编:100054 点击查看位置图 电话:010-63356789
京ICP备0503168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2号
首都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