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检索:
首页 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无障碍浏览
警示栏
捉“鬼”记

  世上本没有鬼,有的只是内心有鬼的人。初春,春寒料峭,审计组进驻A单位进行例行审计。阴风阵阵,呜呜咽咽,A单位特有的气氛,让审计组的小赵总感觉有鬼,只想快快结束审计,一刻也不想多呆。可正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审计组最终捉“鬼”成功:不到10人的小单位隐瞒收入、虚增成本私设“小金库”20余万元。移送相关部门后,单位负责人李某被撤销职务并受到党纪处分,出纳邹某受到政纪处分,自毁大好前程。

到底有没有“鬼”

  审计组进点后,依据常规审计方法,从账面取得了基本数据,查出的问题也是比较普遍的问题。按照正常思维,小单位,收入不大,支出也基本符合常理,就此收兵似乎也行。

  此时,审计组的老沈却陷入了沉思。近年来,A单位所属行业的暴利被很多人所诟病。A单位账面比较干净,真能独善其身?还是真的有“鬼”?审计人特有的责任感,让审计组重新坐下来,认真分析取得的数据。账面看,经费支出基本正常,往来账款也没有异常。如果有问题,最大可能是隐瞒收入,或者是虚列成本。A单位的业务收入主要包括办丧餐费、悼念厅出租、骨灰盒出售等,业务成本主要是餐费成本和商品采购成本。从账面看,骨灰盒销售收入不大。经询问,负责人解释,小县城经济还不发达,殡葬观念还比较传统,用棺材下葬的方式比较多。经分析,骨灰盒销售收入不多基本符合现状。

  餐费和悼念厅出租收入有问题吗?隐瞒收入?虚列成本?或者兼而有之?隐瞒收入的方法手段较多,从大量数据中查出其隐瞒的收入,有如大海捞针,难度较大;虚列成本的手段,大致上就是虚列菜品、柴米油盐等采购成本,但是从账面看,从小商小贩处采购较多,采购单据大部分是采取自制采购单,供货人签字确认的方式,查处难度更大。

  审计组开始全面分析已获取的数据。小赵从账面分析餐费收入、成本、毛利率、悼念厅出租人次、天数,开餐人次等。老沈则从外围调查了解县城人数、死亡率、火化人数等大数据概况,以便与具体数据进行比较。

分析计算找“鬼”迹

  经过紧锣密鼓的分析计算和调查,审计组碰头讨论。小赵低声道:“真有‘鬼’!餐费毛利率太低,仅30%。”餐饮业正常毛利率在50—70%,考虑行业的特殊性,A单位的餐饮毛利率应只高不低。老沈的外围调查也取得了进展,火化人数与悼念厅出租人次、开餐人次等进行比较,出入较大。审计组就相关疑点向A单位负责人李某进行询问,李某解释:“我们单位很偏僻,搞餐饮是为了方便群众,微利经营。火化人数与悼念厅出租人次、开餐人次出入较大,是因为部分火化人员未在本馆办理丧事,有的在自家办,有的在其他简易的场所办。我们的账绝对经得起审计!”,同时他还列举了很多例子,并大谈经营的难处。谈话时,老沈注意到李某在讲到餐饮时的一丝慌乱。

  经讨论,火化人数与悼念厅出租人次、开餐人次等出入较大,有合理理由,但也要作为辅助数据分析。餐饮毛利率低,疑点较大,应作为重点入手,同时成本支出方面也不能放过。分工合作,老沈查收入,小赵查成本。

  “一定要把‘鬼’捉出来!”老沈捶了捶桌子。

  收入方面,老沈开始按时间段分月计算毛利率,发现下半年毛利率低于上半年。出纳邹某的解释合情合理,部分采购款采取佘欠方式,延迟到下半年结算,单位小没有完全按权责发生制核算。老沈在聊天时不经意间问邹某单位业务流程,邹某说都是客户主动上门,从接单开始到账目结算一一告诉了审计人员。

  “整个流程有记录吗?”老沈突然问道。邹某开始支支吾吾:“这个……我不清楚。”老沈正色道:“你负责开票收款,刚才还说都是业务部门提供情况你结算收款,然后再通知相关部门开具火化证等证明。没有记录,你们内部依据什么来开证?管理如此混乱吗?”经过一番较量,邹某交出了厚厚的5大本服务日志登记本。

  有了原始的服务日志,老沈心里有了底,但是又开始发悚:没有系统的电子表册,将服务日志与收费记录一个一个核对,工作量太大。老沈开始思量:是抽查核对发现少量问题后再向对方“挤油渣”交出相关账目?还是自己逐一登记制成自己想要的表册再进行查询比对?最终,老沈下定决心,逐一登记制成自己想要的表册。虽然工作量大一点,但是比较稳妥,万一对方挤不出“油渣”,还得回到这条路上来。财务收费票据没有区分餐费,悼念厅租金、火化费等细化分类,但结算单上记载了明细,服务日志上也都有详细记载。年近半百的老沈开始将账面收费记录、服务日志登记本逐一分类登记,制成表册。近500人次收费,细化分项,且要制成多张表册来进行查询比对,工作量可想而知,目的只有一个:基本真实的服务日志收费记录是否全部在财务账面体现?

  连续奋战后,终于找到“鬼”迹:服务日志收费记录汇总数远远大于财务账面汇总数。因前期数据录入详细,能细化到人,部分人次在服务日志上的收费记录却没有在财务账上体现。然后老沈根据比对结果电话抽查了部分客户,客户反映与服务日志记录大体上相符。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财务账上的收费记录有缺失!

  成本支出方面,细心的小赵从内控测试开始,发现其采购程序基本上合规,采购、验收、审核做到了相分离,小额支出单据基本上没问题,重点核对大额单据。一番审计下来,发现疑点支出近10万元。

抽丝剥茧捉出“鬼”

  审计结果让审计组吃了定心丸。接下来的工作便是与被审计单位摊牌,完善证据链,揭露真相。在详实的证据面前,经过有理有据的谈心谈话,馆长胡某、出纳邹某不得不承认事实,无奈地交出了“小金库”账目。最终查明,餐费收入未入账部分,除早餐和夜宵收入由厨师自行承包经营作为加班工资补偿外,单位隐瞒收入12.81万元,并以食品、日用品的名目虚列成本支出7.77万元,共计套取资金私设“小金库”20.58万元。款项以出纳邹某的名义开户存储,除开不能见光的开支外,卡内尚存余额13.50万元。审计组趁热打铁,获取了银行资金流水,并与审计情况核对,餐饮真实毛利率基本达到70%,进一步证实了审计结果是真实的,上演了一出捉“鬼”好戏。(沈枫)(来源: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审计局 转自:审计署网站)

供稿单位:办公室
北京市审计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甲2号 邮编:100054 点击查看位置图 电话:010-63356789
京ICP备0503168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2号
首都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