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检索:
首页 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无障碍浏览
文学作品
菜园子畅想
  我爱吃青菜,从小就爱吃。
  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那是八几年,还在北京郊区住平房。为了满足自家的需要,家家有一个菜园子,父母自给自足种蔬菜。
  那个时候,我最爱过夏天,因为夏天有可人的蔬菜。黄瓜,西红柿,茄子,红的,绿的,紫的,毛绒绒带刺的,让人见了忍不住摘一个,在园子里的自来水龙头下哗哗地一冲就急不可待的塞进了嘴里。脆,甜,爽!那好像已经是青菜给予我的最好享受了。印象里好像没有买过青菜,自家菜园子种什么就吃什么,想吃什么专门去买,想也没有想过,品种虽然不过就是那几样,但在当时的我,也想不出蔬菜还有其他什么种类了,应该就只有这些吧。
  我也爱过秋天,因为秋天可以热火朝天的挖地窖。这个季节虽然蔬菜的种类不多了,但是,土豆熟了,大白菜长的白白胖胖,父母开始忙着为漫漫冬天作准备——挖地窖。说是挖地窖,其实就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整理整理。不知道我们家的地窖最最开始是谁挖的,反正我们搬过来就有的,只是没有后来那么深,那么宽敞罢了。每年夏天,地窖都是闲着的,大家忙着吃遍时令新鲜蔬菜,以免到了冬天只有流口水的份。每年秋天,为了冬天还能有一些绿色的蔬菜吃,家里的大人们总要不辞辛苦的修缮一番自家的地窖。把地面整整平,码菜的架子修理修理,窖口加固加固,有的还要把窖口伪装一下,铺些浮土,随便洒一些枝叶,以防像我们这样的小鬼玩捉迷藏的时候轻易地找到而进去搞破坏。每年这个时候,我们是最高兴的,帮父母打打下手,窖里窖外的爬上爬下,虽然尽帮倒忙,但是一样干的热火朝天,俨然把它当作一次大规模的游乐活动,至于父母的辛苦,当时以为他们和我们一样享受劳动的乐趣,没有想到,为了在寒冷的季节能够多吃些蔬菜,他们付出了多少。
  冬天,是我最不喜欢的季节了。菜园子空空荡荡的,剩下的只有横躺竖歪的黄瓜架,软塌塌趴在地上早已干黄的冬瓜秧。爱吃青菜的我跑的最多的只有地窖了。大白菜一棵挨着一棵,闹闹哄哄的挤在地窖里的铁架子上,原本青翠的外衣早已破破烂烂,黄的黄,卷边的卷边,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还算新鲜的白菜心,土豆在昏暗的光线下象犯了错误似的黑黄着脸,百无聊赖的等待着我们去挑选,别的还有什么蔬菜,已经不记得了,就只有这两种蔬菜给我印象最深,整个冬季好像都在和他们打交道。再有就是父亲单位发的蔬菜罐头,不知何时腌制的雪里蕻,蔫蔫的,唯一的色彩就是作为调味品的两颗红色小辣椒。如果妈妈没有偷懒,冬天还可以吃到提前腌好的胡萝卜、黄瓜,但都只是作为咸菜上桌,想要把他们炒一炒或者拌个凉菜,那简直是梦想。所以每年的冬季,荤食还要按肉票供应,青菜又吃不丰富,我的身体总是不好,做梦都是五彩缤纷的菜园子。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菜园子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了,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始终不变的,就是,我还是爱吃青菜。如今,小菜园子虽然没有了,但是菜市场俨然成了我们家更大的菜园子。
  无论什么季节,走进热热闹闹的菜市场,我们都能看到,橘红的,翠绿的,嫩白的,颜色更丰富,品种也早已不只是过去的那几样。小巧可人的娃娃菜,像盛开的花朵似的西兰花,还有各种各样叫不出名目的蔬菜乖乖的躺在货架上,水灵灵,鲜嫩嫩,想吃了,随手把他们带回家,炒一炒,拌一拌,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啥时候想吃就啥时候吃,什么夏天冬天,早已没有了季节的限制,我也不用像我的父母那样为了一家人的生活而不辞辛苦地种蔬菜,挖地窖,搬白菜,储大葱,生活变得越来越舒心,越来越多彩。
  我爱吃青菜,现在更爱吃。(齐燕霞)
供稿单位:社会保障审计处
北京市审计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甲2号 邮编:100054 点击查看位置图 电话:010-63356789
京ICP备0503168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2号
首都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