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检索:
首页 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无障碍浏览
文学作品
今天北京好江南

  咋样,这淅沥的小雨,像不像杭州?像不像江南?
  江南的雨可以一周或者一个月里白天晚上无止境的下,对于水相星座的人来说,尤其叫他们伤感。
  记得唐山姓宋的朋友这样描述,江南的才子,什么唐伯虎什么什么的,是因为雨季太久雨量太充沛,下雨天不能出去玩,只能不停地坐在家里头想啊想啊想啊想,而后天形成的。真是有了他的啦!
  其实他们是没有感受过的,江南的雨。
  在苏州,本来寂静的午夜,叫小桥流水人家里头,嘟嘟嘟嘟,赶着回家去的小汽船很容易就都吵醒了。寒山寺的钟声会按时响起。
  在杭州,西湖的河岸边,人潮涌动的观光者也会不再熙熙攘攘,取而代之的会是零零散散的几烛雨伞,应该就是古装戏例如《新白娘子传奇》里头常见到的那种,这种伞,外地来的游客们,在这里好容易地就可以买得到。扛着它,可以躲淋雨、避烈日,说不定还能小小地附庸一下风雅。
  在扬州,被揪长了的西湖景致已经少有当地人的青睐,只剩下大把大把大巴大巴携带来的旅游团,什么东北人、台湾人,各种各样。而土著的扬州人,依然热衷于千年传承下来的种种生活方式,巡回在“皮包水”和“水包皮”之间。
  在南京,城市的模样变化不大,在傍晚1912也照常倪红闪烁,可是,紫金山会别有一番景致。出了东华门,虽说曾经大批聚集在那儿的法国梧桐叫那个“砍树市长”没少糟践,但是幸存下来的少许,还是可以带你领略南京的韵味,此时,水土的质地是最容易被观察出来的,或许你还能和我一起感觉出历史沉淀下来的点滴故事。时光一转、空间变换,秦淮河还有河面上的文源桥,在这样的长年累月中,不知多少次在这么柔软,这么清澈的细滴下面,奢侈的陶醉着自己,并一次又一次获得了重生。也记不清楚了,这条河,从汉中门,啊,说不定是草场门延延流淌过来的这条河,曾面对了多少场血腥的屠戮,曾供养过几朝几代国度和人民的生养和繁衍,又见证了好多才子与佳人之间的海誓山盟……
  水相的人,守护星是月亮,情感较其他星相更加丰富,或许就是水的产物。也不晓得,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记忆之中能够如同人家描述的那样,“如鱼得水”,或者也可能就是跟着别人哼哼哈哈,自己爽一把的就噢了,也不可知。
  下雨天叫人伤感,或许伤感地就只不过是洗不了热热的太阳能澡,不能户外活动,以及进门满脚湿拉拉的种种……
  咱描述电影,感情剧的电影时,喜欢这样说——世界上的故事,只有悲剧,因为喜剧已经被大家忘记了,或者注定要被大家从脑海里抛弃。
  忧伤、忧郁、忧愁?
  给我喜欢的雨季、给我喜欢的江南。
                    作者:严进
 

供稿单位:社会保障审计处
北京市审计局主办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甲2号 邮编:100054 点击查看位置图 电话:010-63356789
京ICP备0503168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2号
首都之窗